20150829A

臨別依依  後會有期

那是兒時看到的故事。想不起究竟是良友之聲還是樂鋒報,也想不起是小學一年級還是二年級的時間,曾經看過一個故事:從前有一條村,村民日出而作、日入而息,一直都過著樸素的農耕生活。村民都很愛聽久不久從城市回來的老教授,跟他們說大城市裡的各種新奇故事。這次除了故事,老教授還帶來了一樣很有趣的東西,名叫「時鐘」。老教授很有心思的教著每位村民,關於時間的概念,還把一個時鐘留了下來,自此村民們便開始依著時間安排自己的活動,生活似乎豐富起來。 分享文章: by
20150815A

心癮的代價

有時不得不佩服一下,高登網上討論區「巴打」們的「低俗創意」。一句半開玩笑、半帶諷刺色彩的名句:「人類總愛犯下同樣的錯誤!」常被認為是「無厘頭」的所謂高登金句,想深一層,我們香港人,生活上卻真的老是重複犯錯,總是不懂得從錯誤中學習,那怕只是一點點而已。 分享文章: by
20150808A

偽裝式破壞

還在就讀碩士課程的時候,某學期修讀過一個電腦鑑證學(Computer Forensics)的單元。任教這個單元的教授,曾經在警隊擔任電腦證據搜證工作,他說在犯罪現場搜證最頭痛的,莫過於要尋找放在「USB手指」裡的罪證。現在USB手指的款式,小至指甲一樣的鎖匙扣、不「攔腰」打開也不知道是USB手指的超級英雄公仔、真的可以拿來玩卻內藏USB手指的玩具車和太空船、以至幾可亂真的人肉手指、使用時還會不停郁動的「異形」USB手指,林林總總,對我們來說的確別有趣別緻,對罪犯來說卻是大開偽裝的方便之門。教授便曾經在某犯罪現場,差點錯過被罪犯在警察破門時,臨急混進數盒外賣壽司中的一隻「USB壽司手指」,正是其中最重要的犯罪證據。 分享文章: by
20150801A

太空中的互聯網

  除了是智能生活跟科技Gadgets「大躍進」時代的開始,這兩年也是天文科學的豐收年。先是去年歐洲太空總署的“Rosetta”計劃,於2004年發射太空船追蹤名為“67P/Churyumov–Gerasimenko”的彗星。經過整整十年零八個月的「一追再追」旅程,終於在2014年底,人類第一次追上彗星,並成功把機械人「菲萊」(Philae),降落至彗星核心的表面(不要以為很簡單,基本上跟你把一個火柴盒,徒手投擲到高速火車上的一個氣球表面差不多:彗星的引力可只有地球的萬分之一,可不會把機械人牢牢「吸著」‌),真正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次把彗星的組成成份數據,分析後從彗星核心現場傳回地球,令我們真真正正能夠知道,一直以來對彗星組成的猜想是否真確;還有經歷9年的長期飛行,終於在今年7月底,於人類有史以來,最接近冥王星的12,500公里處掠過的新視野號(New Horizons)無人探測船,拍下極高解像度的清晰照片,我們將可最快在今年9月真正看到,這顆在太陽系最外端,楚楚可憐的「天煞孤星」的神秘面紗。 分享文章: by
20150725A

從8跳到10

方才因應讀者要求而寫了Google和Android,不出兩個星期,又收到讀者投訴:數期前才被指寫得太多蘋果和iOS,往後也寫了Google和Android,面對全球最廣為人用的微軟和視窗,卻為什麼「從不見」我寫一點? 分享文章: by
C

Kindle Bon Voyage

出乎眾人之料,Amazon忽然在今年六月三十日,宣佈推出新一代的Kindle Paperwhite 2015。更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Paperwhite 2015的硬件,不論是處理器、記憶體、以至電子墨水(E-ink)螢幕,所有對用家閱讀體驗來說,最重要的元素,都升級至跟Kindle的「旗艦級」產品Voyage一模一樣,價錢卻減至只需Voyage的百分之六十,令一眾手持舊版Paperwhite、以及還在「十五十六」、仍未決定買那一部Kindle的朋友,皆感到心動不已。 分享文章: by
C

捨Whatsapp取Telegram

上天有好生之德。任憑大家如何去估,造夢也想不到,立法會政改投票,竟然出現比瘋狂鬧劇更荒謬的結果。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正當大家以為投票已經把建制派議員的低劣質素,完全暴露於人前之際,接著的數日,竟然接連爆出Whatsapp群組對話,一時間建制派人心惶惶,某些人急不及待表明自己清白、一些人狂呼「捉鬼」、更有議員上電台節目,聲稱疑似「鬼已被捉」,而且「短褲著得好型」。雖說政治總是骯髒的,但見這班建制派議員,質素跟手段都比大家預期的更低更差,「食花生」大笑一番以後,回心一想,作為香港市民,實在感到氣憤難平! 分享文章: b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