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列車自己救

20141213A 20141213B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試過,站在月台上等待火車(現在應該叫作東鐵線)的時候,看見候車顯示屏幕打著「三分鐘」的候車時間,打開手機上的音樂播放app,按下了「播放」,悠然地一邊聽著陳奕迅的「一絲不掛」,一邊在幻想著-列車何時到來。把這首四分零二秒的歌曲聽完,再望望候車顯示屏幕,卻竟然還是打著「一分鐘」,令人不禁在想,究竟是手機播放歌曲的速度快了整整一分鐘有多,還是月台附近存在著一個黑洞,就像電影《星際啟示錄》一樣,月台的空間與時間被扭曲,在月台上度過三分鐘,卻相等於手機的四分鐘?

20141213B這等小事,可能一般市民未必留意得到,難怪每年地鐵都聲稱班次準時到達的百分率,極為緊貼百分之一百。不過接二連三的系統故障、班次延誤、甚至意外撞死誤入地鐵範圍的狗隻事件等等,面對服務質素下降卻又年年加價不斷的港鐵,難怪市民都怨聲載道,無論港鐵投入多少資源去賣溫馨廣告,也無法挽回市民大眾的心。

互聯網世代是幸福的,社交媒體和智能手機的世代則更加幸福。既然地鐵的事故和班次延誤,似乎有非常複雜的機制,令很多情況都不用實時、甚至不用公佈,一班「有志之士」成立了非官方的組織“MTR Update”,透過手機與社交媒體的力量,群策群力,實行「自己列車服務自己報」。

有幸認識了其中一位“MTR Update”的始創者T,原來當初他們的理念很單純,只是想利用社交媒體,由用家們貢獻內容(User Contributed Content)的特性,以及極為方便的智能手機,讓他們可以組織志願隊伍,當出現事故時,在各地鐵站作實時報導。另一方面,當然是成立一個公眾平台,讓大家可以對地鐵的「唔好意思」地在服務水平下降時加價,惡搞揶揄一番。

T跟我分享了當初成立“MTR Update”的經過:其中一位年輕成員M,某天需要趕赴考場,坐地鐵時卻遇到大延誤。遲到事少,令M奇怪的是,這樣影響民生的問題,地鐵卻因為某種機制和原因,不需要作實時通報;就算作實時通報,現今社會人人分分秒秒都在玩手機和Facebook等社交媒體,都不被包括在內,試問有誰可以上學上班時,分分秒秒留意電視、電台或盯著地鐵網站的突發消息發佈?於是M想到了解決方法:既然香港有不少「地鐵發燒友」,何不如「香港地下天文台」一樣,成立Facebook  Fan Page和Twitter作實時發佈渠道,讓大家將興趣變成利人利己的平台?

原來轉眼間“MTR Update”已經踏入第四個年頭。現在的“MTR Update”跟當初成立時有點不同:就連一些地鐵員工也加入其中。既然是非官方的渠道,不用被各種冗長的機制和官僚阻礙,「通報」消息當然比地鐵官方快捷得多。

除了為一般市民解決無法透過手機和社交媒體,得到最快最新的地鐵事故和班次延誤消息以外,“MTR Update”還有令我非常讚賞之處:在Twitter上被提問時作實時回應。想知道延誤時站內情況、交通安排等,最好當然是有知情人士即時回答。擁有龐大資源的港鐵公司,就做不到實時回應,“MTR Update”卻做到了,實在令我非常佩服。

不要以為“MTR Update”的成員都是年紀比較大的成年人。事實上,大部份的成員都只是二十多歲的「後生仔」,有些還在求學階段。也許就是因為年青的關係,這班小朋友才比我們年紀比較大的「社會主流」,更懂得利用互聯網和科技,不用什麼都只逆來順受,為社會帶來進步。“MTR Update”出現以後,令港鐵也不得不重新審視他們的消息發佈機制:現在的官方消息發佈速度加快了,“MTR Update”其實功不可沒。

“MTR Update”這個例子,成功令官僚的港鐵,終究也作出改善,可見只要善用手機和社交媒體來群策群力,要解決香港出現了的不同問題,還是有希望。誰也可以為香港帶來改變,既然需要解決的問題是如此之外,何不借鏡一下,成為下一個“MTR Update”?難道經歷過這麼多,還妄想689及其政府,能為港人帶來希望?作為香港人,還是「自己香港自己救」吧。

Send to Kindle
分享文章: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linkedinmailby feather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