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的私隱保障

20150411A 20150411B

上期跟大家分享了「什麼是個人私隱」,原來香港法律所保障的是「個人資料的收集與使用」,而非直接地保護市民的個人私隱。究竟保護香港市民個人資料的《個人資料(私隱)條例》,為大家提供的是保障有多大?我們這些一般市民在這方面所獲得的有什麼權利?

Screen Shot 2015-04-14 at 9.43.32 pm香港《個人資料(私隱)條例》跟所有法律條文一樣,原文自是繁複冗長,看了等於沒看。就讓我們以一般市民也能看得懂的「凡文俗意」,嘗試去理解一下,我們受到保護的權益。

原則一所指的「合法和公平地收集個人資料」,其實不難理解。原來法例規定,收集個人資料,必須要有實際需要和適度:例如某化妝品品牌舉行網上送「試用裝」時,如需要把「試用裝」郵寄至客戶,因而要求客戶填上郵寄地址,便算是「有實際需要」;同樣情況,如果需要客戶填上年齡、甚至婚姻狀況、子女數目,又沒有對收集資料的用途,作出足夠的解釋,便很大機會可被視為沒有實際需要,而且也未必算是適度收集個人資料:濫收個人資料可是犯法的。

原則二跟六也可以放在一起看看:原則二明確表明,收集資料的人或機構,必須確保收集回來的個人資料的準確性,資料的保留時間也同樣要「適度」:不能長於實際需要。如以上的「送試用裝化妝品」為例,收集回來的個人資料必須準確無誤,如發現有錯誤必須予以更正;活動完結後,所有被收集回來的個人資料,便應在短時間內予以銷毁。如果活動完結後一整年,這些個人資料仍未被銷毀,而又沒有合理解釋,便已算是觸犯法例。原則六就表明,被收集個人資料的人(法律上的稱謂叫「資料當事人」),可於資料被收集後的任何時間,要求查閱被收集的個人資料,如果發現有錯誤,絕對有權要求更正-當然,也曾聽過某些做Marketing工作的朋友苦訴,有些「資料當事人」會要求他們把個人資料「更正」為虛假資料,例如某名流太太要求化妝品公司,把她的出生年份「更正」為比真實資料細十年,這種無稽的要求,資料收集者當然有權拒絕。

原則三所述的個人權益有兩分面:一是收集個人資料時,必須得到資料當事人「自願」和「明確」的同意;二是使用收集回來的個人資料,只限於收集資料時,已向資料當事人說明的目的,並得到資料當事人「自願」和「明確」的同意,才可根據這些目的而使用。一般的商業機構,得到你的書面同意,已經可以算是「明確」和「自願」,除非你在法庭上表明,例如在某些健身中心職員指示「不簽名不放人」等壓力情況下簽署,才是另作別論。以上「試用品」的例子,如果化妝品公司未有明確知會你、又未在你同意下,把你的個人資料轉發給另一間公司,就等於超出在收集資料時,說明使用個人資料的目的,已屬違法。

原則四所保障的,是個人資料被收集後不會被未經授權或「意外」被查閱、處理、刪除、喪失或使用。由於不少個人資料都會被儲存到電腦系統之中,原則四正正是為此而生:個人資料收集者或機構,必須確保這些系統的設計和設定正確無異,例如只有經理級員工的登入戶口,才能查閱或更正你的個人資料,機構內的其他員工皆無法查閱或處理你的個人資料等,確實地保障你的個人資料不會被誤用。

最後,原則五所指的是個人資料收集者或機構的「透明度」:他們必須公開處理個人資料的政策和方式、以及交代他們已收集的個人資料和用途,並且透過如網站的型式,讓任何人也可隨時查閱,如果當中有任何改動,也要列明給公眾知道。

由此可知,香港法律對保障個人資料,不會被濫收濫用、未經同意下被收集或使用、甚至資料收集者或機構,不但需要確保資料的準確性,還要保障資料不會被誤用、被不應接觸到的人士看到、用到、還要確保收集個人資料的方式和用途皆為完全公開、合法和適度,反過來看,要當一個合法的個人資料數集或使用者,實在殊不簡單。大家也不要在被收集個人資料時,因條文冗長而掉以輕心,魔鬼往往就在細節之中,看也未看就簽了的話,變成「自願」和「明確」地同意一切,到時個人資料被變賣、個人被騷擾也投訴無門,便後悔莫及。發現有問題也要追究到底,既然法例寫得如此全面,就不要姑息養姦,充份行使自己應有的權利!

Send to Kindle
分享文章: Facebooktwittergoogle_pluspinterestlinkedinmailby feather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Protected by WP Anti Spa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