申請寬頻服務的另類選擇

最近各大網上購物網站的送貨效率,似乎高了不少。原本需要七個工作天才收到的手機,竟然只消三天便送到我家。速遞員上門時還想對他們的服務讚賞一番,想不到遇到的又是另一件趣事。 門鈴響起,隔著門聽到「手機送遞」的聲音。打開了大門,看到的卻是一位身穿某寬頻公司制服的銷售員。正想質問他如何避過管理處,還要上樓「扮送貨賣寬頻」,這位仁兄卻揚一揚手中的手機盒子,彬彬有禮地問:「請問你是否在網上訂購了這部智能手機?」還在猶疑究竟是怎麼一回事,這位寬頻哥哥尷尬地笑了一笑:「不好意思,其實我是XX速遞公司的速遞員,為你送手機來的,不過我也是XX寬頻公司在你樓下擺檔的銷售員:同時在打兩份工。」 分享文章: by

雲裡的裸照

最近兩星期全城鬧哄哄的話題,除了真普選無望以外,相信最多人關注的,是一眾荷里活影星包括Jennifer Lawrence和名模Kate Upton等,放在iCloud上的私密裸照和影片,懷疑被黑客入侵戶口而遭外洩,該黑客(也有傳言是四人團隊)更向外聲稱,仍有不少眾星的親密短片還未對外界公開,想購買的只要付Bitcoins給他便成,猖狂得令人難以想像。相信這班名模影星們都把iPhone設定為「自動把照片上載至iCloud」,然後把手機裡的照片、短片刪除,以為這樣既能把照片和短片備份,又不怕手機遺失或被盜時,被「拾遺不報」的有心人公諸天下,放在雲端便萬無一失。 分享文章: by

盲人看戲

曾經跟一些視障人士共事,從中體會到不少跟他們相處的知識。視障人士的世界跟看得見的人大不同,很多時我們common sense認為可以如此做的事,在他們身上則未必可行。即使是一個普通的生活習慣,例如引領他們到洗手間或公司pantry,已是最佳例子:一般人的直覺都以為,只要捉住視障人士的手,拉著他們向前走便成。對視障人士來說,這樣做反而容易令他們跌倒、感到不舒服、也無從「探路」得知方向,對身邊的環境難以熟悉起來,想自由活動也更加困難。正確的做法是讓他們把手放在你的臂上、或輕按你的肩膊,放慢一點,讓他們感覺你的動作已經足夠。如果沒有跟視障人士一起生活過,縱然去過Dialogue in the Dark(在全漆黑環境裡體會視力全失的情況),也不要以為自己對他們的世界,已經有實質的了解。 分享文章: by

兒時風箏  大時Drone

難得有機會跟即將負笈千里的姪女,享受一頓美好的下午茶,當然想好好的跟她聊天。還未有機會開口讚美一番,隨著姪女而來的大哥大嫂便有感而發:「從前我們慶祝考進大學,也不過是到梅窩、長洲旅行一下,新一代卻動軋要到韓國、歐洲,真是奢侈得要命。」對此我並不認同,這可是時代進步的象徵,年青一代能早一點以真實的體驗,代替互聯網去了解世界,實在是一件好事。 分享文章: by